中欧班列哪条路线最火爆,哪条通道是主力?

作者: 易仓TMS 2018-06-26 5823人浏览

中欧班列多通道的发展我们已经讨论了很多年,

目前的趋势分析如下:

● 对于一些平台公司来讲,满洲里、二连浩特出境的北线中欧班列比阿拉山口出境要距离多2000-3000公里


● 目前经阿拉山口出境的中欧班列依然是占据主导地位,其市场份额约70-80%左右


● 目前南二线往BTK(“巴库-第比利斯-卡尔斯铁路”)方向的线路依然在试水阶段,多个BTK沿线国家充满期待。 

中欧专列1.jpg



巴库火车站


是集中所有资源优化某一条通道还是依然同步发展所有通道,或是同步发展但不同时期有所侧重,是中欧班列在发展的过程中不得不面对的取舍。


我们都知道“途有所不由,军有所不击,城有所不攻,地有所不争...” 多元博弈的参与者,即使是优势的一方,对于全局来讲,自身力量也是有限的,实力再强在一定的时空范围内毕竟也是一个定数。

 

目前的中欧班列拥堵情况并没有好转的趋势,我们发展多条线路,目前的去向货源充足,回程货源依然是个很大的问题,特别是在平台公司规划的班列数远高于市场增速的情况下,空箱率的问题依然严峻。


目前这个阶段回程货源本身就不足的情况下再分散到多通道,更是加剧了空箱率的问题。然而多通道本身创造的是一个供应链的网络从而带来规模经济,对于中欧班列的长期发展显然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 

俄罗斯铁路股份公司和中国铁路总公司近日签署一份合作备忘录。双方计划,推动中国-俄罗斯-欧洲的高速货运铁路建设,扩大中俄欧跨境运输市场。通过分析电子商务、国际包裹的货运市场变化,预测运输总量,俄铁和中铁总将设计更好的运输服务。


一个星期后,奥地利铁路和哈萨克斯坦铁路也签署合约。双方围绕中国-哈萨克斯坦-俄罗斯-乌克兰-斯洛伐克-西欧这一线路展开合作。这条线路比起已有线路距离更短,能节省更多的时间。


哈铁承担从霍尔果斯/Altynkol场站(中哈边境)到乌克兰斯洛伐克边境的Chop/Dobra场站的路段。从斯洛伐克Dobra场站开始到欧盟境内其他站点的运营,则是奥铁负责。此外,奥铁和哈铁还试图开发跨里海线路(TITR)进入亚洲。

中欧专列2.jpg


跨里海线路(Trans-Caspian International Transport Route)


中欧班列的南部线路开发,静悄悄,却可能已在稳步前进。


南部,一直是中欧班列翘首期盼的处女地,也是中欧铁路货运的价值洼地。巴库-第比利斯-卡尔斯线路的通车已经半年有余,人们还在观望与等待,谁将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

中欧专列3.jpg


巴库-第比利斯-卡尔斯国际铁路


在今年1月23日

第一列班列从乌鲁木齐出发,通过跨里海国际货运线路,抵达了格鲁吉亚巴库。这趟班列是19日出发的,走Alatau通道,在哈萨克斯坦Kuryk港走轮渡抵达格鲁吉亚首都,这段路程花了4天时间。

中欧专列4.jpg

这段4186公里的路径能够节省超过2/3的时间,有效连接中国、格鲁吉亚、伊朗、土耳其、俄罗斯、白俄罗斯、乌克兰和其他国家。


跨里海国际货运线路(TITR)为货物通过哈萨克斯坦、阿塞拜疆、格鲁吉亚和土耳其而设计,管理和运营需要中铁总、哈铁、阿塞拜疆里海运输、阿塞拜疆铁路运输和格鲁吉亚跨高加索铁路集装箱公司参与。


阿塞拜疆希望大力发展该线路的多式联运能力,预计到2020年将有30万到40万个集装箱在此中转。


一个月前还有一个新开展的项目跟中国的关系更加密切。哈铁物流将管理中远海运在哈萨克斯坦、中亚和跨里海国际货运线路上的集装箱船队。哈铁物流表示,“双方对合作持有开放态度,均做好准备提高哈萨克斯坦的过境货物总量。”不只是里海的运输,以后的合作可能还涉及波斯湾地区。


与欧洲某些目光短浅的国家相比,哈萨克斯坦过去十年在运输基础设施上投入了300亿美元。到2020年,他们还将增加84亿美元的投入。这个中亚国家看准了中国发展“一带一路”的历史机遇,大力畅通贸易商路,让自己成为过境货运领域关键的角色。


在已有线路(尤其是波兰马拉、白俄罗斯布列斯特)拥堵严重的今天,南部线路中欧班列未来可以倚重的选择。里海和黑海,以及哈萨克斯坦、阿塞拜疆、格鲁吉亚、土耳其在这里的重要港口和配套铁路设施,将成为决定性因素。


文章来源: 探索新丝路

相关文章